鹿鼎娱乐城

春夏秋冬又一春

时间:2019-02-28  单位(部门):物资公司  作者:路锐  点击:载入中...

 春
春的脚步是蒲公英的种子,轻舞飞扬的落到大地的每个角落,色彩是它最初的美丽。从鹅黄绿的柳芽到嫩黄的迎春花,大地的每一寸肌肤都被这些色彩的精灵占据着。幸福是一种没有速度的慢条斯理,美丽却失了一份魅力,没有鬼斧神工的巧夺天工,熬不到滴水成珠的苦心孤诣,只是从沉沉的梦里苏醒过来,像小孩,少不经事,需要在时间的历练中熬出内涵,这个季节里的每一寸时光,像是遗落在角落里的洋娃娃,单纯的只想有个归宿。


偶尔的时候,太阳也会像伏热天一样毒辣,就像奔跑在盘山公路的汽车刹车片,空气最后还是承受不住这份沉闷,终于砸出一盆清凉,雨水钻进地面,生起腾腾热浪,汗水就像伤口上的鲜血,肆无忌惮地往外涌,爬过犁沟一样的皱纹汇在了指尖,落在了坚硬的泥土里,距离离开的日子也像这日头一样的近了,好像正在迎合这季节的主题,其实,这季节的主题已经不属于我的了,就像过去的日子不属于我一样,只属于回忆。思维被这熔炉似的日光融化,被这吝啬的清凉凝固,所以,就像砸在地上的雨点,密密麻麻,杂乱无章,浅得像旁边的水洼,看不清水,看得见黑。读书的时间被日子挤得只剩下睡前的时间,随着生活热浪的来袭,担心的是最后一点阵地都会沦陷,那我是何等悲哀,活着又是何等无聊?就像炎炎灼日没有了那么几点滋润,我将行走在人生的沙漠。
 


初秋的风像光滑的丝绸轻轻地淌过山里的每一条羊肠小道,最后滑落在了小腿齐的草丛间,裹着嗖嗖的凉意,像极了初春水面上的墙坯一样的冰渣子,我就在这样的日子里天长地久,日出日落。树木、石头、羊粪、庄稼、云、狗、草这些概念和景致就是像厕所墙角里阴湿的蜘蛛网一样,总在你愉悦抬头之时扑面而来,不经意间粘在脸上、肩头。山里波涛起伏的脊梁下爬行着皱皱巴巴的小路,裸露出来的贫瘠就像病人苍白的嘴唇,梦想就在这样的路上徜徉,就像一张人物画像被揉皱了,再也抹不平展,那人物画像额头上的皱纹深得跟犁沟一样,积满了岁月的灰尘,日子就这样沉去,深得跟井一样。我的胸口被这井憋着,像在气管里塞了一块砖,又像一辆大卡车把我碾碎,而后又倒回来,反反复复。


慢慢悠悠的秋天,像老人额前的皱纹深刻绵长,缓缓地爬过岁月,消失在鬓角,终于砸出一窝蓬松凌乱的银发,冬天来了……在日光由红变白,有气无力的铺洒在银灰色的地面时,终于感受到了它的生机勃勃和一泄汪洋,嗖嗖地寒风铺天盖地奏响在身体的每一个关节处,像涂在伤口的酒精拼命地往里钻,就像伤口上的血迫不及待的往外渗。温度和景致的变化在触动身体感受的同时碰撞了一下神经末梢,稀稀落落的日光就这样迸涌着从发丝洒到了足底,咯吱咯吱的清脆,仿佛思想的碰撞,来不及回味就已被扎实的步伐挤压到生活的轨迹里,精神好像不在有病了……沉到谷底的生活,越是死寂,内心的挣扎就越多。不安分才是真实,否则在一潭死水中,也就休论奋斗与公道了。

春夏秋冬又一春,四季的轮回,酝酿始于春天,煎熬与暑热之中,心情的低谷与萧瑟之秋同往,压抑至爆发的寒冬,成长便一触即发。
 

 

分享此新闻